恒达娱乐官网-世纪阳光1亿新加坡元债券违约 再融资恶化爆发危机

  原标题:“中国化肥第一股”1亿新加坡元债券违约,再融资恶化爆发危机

  来源:小债看市

  由于再融资恶化,日前世纪阳光1.02亿新加坡元票据违约,并构成若干借款违约事件。

  01、违约

  7月3日,世纪阳光(00509.HK)公告称,公司本金额1.02亿新加坡元(约5.64亿港元)之票据已于本月3日到期时违约赎回票据,原因为公司未能成功进行票据再融资。

违约公告

  公告显示,除票据外世纪阳光尚未偿还离岸借款总额约6.76亿元;尚未偿还在岸借款总额约8.19亿元,而公司现金仅24万元,说明其流动性已经枯竭。

  据悉,世纪阳光正探索债务重组方案。由于再融资风险,今年上半年评级公司纷纷下调其评级。

  5月15日,穆迪将世纪阳光的企业家族评级(CFR)从“B2”下调至“B3”,展望调整为负面;6月2日惠誉确认世纪阳光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为“B-”,以及其高级无抵押评级为“B-”,回收率评级为“RR4”,评级处于负面观察中。

  不过,随后出于商业原因,穆迪和惠誉均撤销世纪阳光的评级。

  《小债看市》注意到,今年8月世纪阳光还有2000万美元债券即将到期,以其目前的资金情况很难正常兑付。

  新加坡元票据违约后,世纪阳光及子公司稀镁科技(00601.HK)股价狂泻,世纪阳光盘中最低下探到0.045港元,稀镁科技最低0.099港元,均创出近10年来新低。

世纪阳光股票走势

  02、危机爆发

  据官网介绍,世纪阳光成立于2000年,2004年登陆港交所,是一家主要从事肥料及材料业务的公司,通过农业肥料、金属镁产品、炼钢熔剂及电子产品等四大分部运营。

  世纪阳光是中国第一家主营生态农业肥料的境外上市公司,旗下控股一家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稀镁科技(00601.HK),专注拓展镁合金新材料产业。

世纪阳光官网

  从股权结构上看,世纪阳光的控股股东为冠华国际,持股比例为29.29%,创始人池文富直接持股5.46%,共计持有34.75%的股份为公司实控人。

主要股东

  近年来,世纪阳光业绩起伏较大,2019年由于山东红日化工“退城入园”影响,其肥料产量下滑15.1%。

  2019年,世纪阳光实现营业收入39.52亿元,同比下滑7.09%;实现净利润3.48亿元,同比下滑19.79%。

盈利能力

  截至最新报告期,世纪阳光的总资产为69.87亿元,总负债30.76亿元,资产负债率44.02%。

  《小债看市》分析债务结构发现,世纪阳光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,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为70%,债务结构待优化。

  截至2019年年末,世纪阳光流动负债有21.66亿元,主要为短期借款13.96亿元,应付账款及票据2.67亿元。

  相较于短期负债,世纪阳光的现金流吃紧,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7.54亿元,现金短债比为0.54,即使加上经营性现金流也无法覆盖短债,短期偿债风险较大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今年一季末世纪阳光母公司层面还有0.33亿港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而至6月末为公司及附属公司提供营运资金后,现金则骤降至24万港元。

  《小债看市》分析,历年来世纪阳光账上现金虽不多,但均能覆盖短债债务。但2019年其短期负债突然翻倍,资金流动性跟不上危机爆发。

  在负债方面,世纪阳光还有非流动负债9.09亿元,主要为长期借款4.91亿元,其整体有息负债有23.05亿元,带息负债比为75%。

  2016年以来,由于外部融资环境恶化,世纪阳光的筹资性现金流由正转负,2016年该指标净流出2.03亿后,2018年再次流出2.58亿元。

  同时,由于存货增加及应收账龄延长,世纪阳光资产流动性下降。

  截至2019年年末,世纪阳光的存货为4.32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19%;应收账款4.12亿元,其他应收款5.8亿港元,分别占流动资产的18%和25%。

  因此,在自身盈利能力下滑、短债攀升、外部融资恶化之下,世纪阳光的债务危机一触即发。

  03、风险潜伏

  关于世纪阳光创始人池文富,其行事异常低调,媒体上的报道也十分有限。

  据悉,池文富毕业于法律专业后,1989年加入福州市司法局经济律师事务所当律师;6年后创业开律所,担任合伙人,直到2000年创立世纪阳光。

  2017年,池文富获得“中国农化供给侧改革领军企业家”称号。

  世纪阳光创始人池文富

  2004年2月,世纪阳光在香港联合交易所创业板上市,并于2008年8月转往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,成为中国第一家主营生态农业肥料的上市公司。

  2007年,世纪阳光收购江苏湛蓝公司,后者拥有生产硅镁复合肥的亚洲最大的硅镁矿;2016年,世纪阳光又收购红日化工大举进军肥料行业,同年开建产能140万吨的江西基地。

  收购红日后,世纪阳光肥料板块的产业布局基本完成,总产能突破400万吨规模,并形成一个中心,两翼齐飞,三地呼应”的企业发展模式。

  然而,一系列大手笔收购背后,世纪阳光不仅现金流持续流出,还形成了近2亿商誉,2014-2017年其投资性现金流每年净流出超6亿,为日后的流动性危机埋下隐患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政府对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,世纪阳光的化肥和镁矿开采作业面临很高的环境和安全风险。

  2019年,世纪阳光旗下红日化工为响应政府关于化工企业“退城入园”的规划,关停了位于山东临沂的生产基地,导致世纪阳光肥料产量下降15%。

  据悉,红日化工拥有生产设施配套完整的硫基NPK复合肥生产线,是中国肥料行业硫酸钾复合肥技术领先一代的标志性企业,素有“中国硫基复合肥之父”称号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铁民